不良资产行业机会增多 民营机构加码互联网+不良资产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时间:2018-08-16 15:15:32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不良资产行业机会增多 民营机构加码互联网+不良资产

  每经记者 肖乐

  改革开放四十年,我国经济的市场化程度越来越深,在这种背景下,诞生于20世纪末的不良资产行业,也从一个政策性行业逐步走向市场化。从1999年成立全国性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到各省相继成立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再到民营机构纷纷成立,我国的不良资产行业已经形成“4+2+N”的竞争格局。

  “改革发展四十年,司法环境越来越好,让不良资产市场越来越透明,对于不良资产行业的参与者来说,机会越来越好。”杭州坤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坤盛资产)首席执行官支胜利表示。

  作为一家民营不良资产管理公司,坤盛资产是“4+2+N”中的“N”方之一,无法从银行获得一手的不良资产包,但处置端的灵活性,不良资产处置链条上的互联网创新,让这类民营机构拥有了一定的竞争力。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上市公司、P2P、信托、基金、城商行,都有大量的不良需要处置,行业的供应量远远大于过去五年。”支胜利认为,未来不良资产行业的机会将远远多于过去,同时也需要更多拥有专业能力的机构参与进来。

  不良资产处置透明化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为解决银行体系巨额不良资产问题,于1999年相继成立东方、信达、华融、长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负责收购、管理、处置相对应的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所剥离的不良资产。我国的不良资产管理行业也就此登上舞台。

  “不良资产的大范围剥离经历了三波,第一波是政策性的,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第二波是四大行为上市进行的不良资产剥离;第三波则是从温州开始的中小企业互保链风险爆发而产生的不良,是真正的民营企业不良大爆发。”支胜利表示,“刚刚开始的时候,银行本身的信贷资料不齐全,司法环境也不健全,不良资产处置只能是体制内可以玩。而随着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司法环境越来越好,不良资产市场越来越透明,因此机会是越来越好。”

  支胜利2013年进入不良资产管理行业,恰逢温州中小企业风险大爆发,民营企业的不良开始大范围出现。“2011年、2012年的时候,温州地区由于互保链风险的爆发,造成民营经济的崩溃,不良涌现,并从温州逐渐蔓延到长三角。”他说道,“但是浙商企业家的自救能力比较强,并且在互保的过程中,有些企业是被误伤的,他们本身的生产销售能力、品牌能力还是很强,资产端还有很大价值。企业家自救加上政府的帮助,能够将很多不良资产盘活。”

  在支胜利看来,民营机构在这一轮不良处置的过程中起到了很好的桥梁作用,通过发挥自身专业化的综合处置管理能力,实现不良资产的价值修复,能够使板结的不良资产重新活化和流动,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我们帮助政府处理了很多僵尸企业,处置物业厂房。例如杭州西溪有一处不良资产,因为涉及到民间借贷纠纷,长期得不到解决,我们就去协调小的民间债务人,拿到这个债权,最终通过坤盛的平台成功化解,并被一家科创企业租赁下来用于经营”。,

  民营机构不良处置更接地气

  过去几年,不良资产的价格出现明显上升,四大AMC收购银行不良资产价格从2015年上半年的2~3折上升到了2018年初普遍的5~6折。有研究报告指出,这背后一是由于四大AMC回归不良资产处置主业,为提升市占率加速在市场上收包;二是房地产占不良资产抵押物比重大,2016年开始二三线房地产价值上升导致资产包价格上升;三是地方AMC及资管公司涌入、银行系AMC的成立对供需均有影响。

  支胜利表示,不良资产包的价格会根据市场流动性以及经济周期来定,“对于不良资产处置机构来说,如果在价格低位拿到不良资产包,而经济处于上行阶段,那么处置就会非常简单,而如果在高位拿包,而经济在下行处置就会比较难。过去经济上行,资产放在那里都能赚钱,这样的时代没有了。”

  在过去赚钱效应的吸引下,大量机构和资金的涌入,推高了不良资产包的价格,而随着行业回归理性,市场价格也在回落。“现在价格小范围回落已经是板上钉钉,不过大面积回落还没有到来。”支胜利告诉记者。

  当前,我国不良资产行业的参与者已经从传统的四大AMC转变为“4+2+N”的竞争格局,在监管规定的每个省最多两家AMC之外,还有为数众多的社会资本和民营机构分羹其中。

  支胜利告诉记者,在“4+2+N”的格局下,银行首先要把不良资产包转让给持牌的四大或者地方AMC,民营机构作为N方,要向AMC采购不良资产包。民营机构的劣势在于没有获得第一手的资产包,但是在处置端能够更加灵活,服务更加接地气,处置也更加迅速。

  “我们跟大量当地的企业家交谈,企业家有诉求,如果需要厂房,我们就会在不良资产当中找厂房,有些企业需要设备,我们就挖掘设备。有些企业虽然倒下,但是销售网络还是在,我们就做重整。”支胜利表示。

  “可以说2018年是这十年不良资产的分水岭,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上市公司、P2P、信托、基金、城商行,都有大量的不良需要处置,行业的供应量远远大于过去五年。这一波有不专业的人进来,碰到一些专业的事情的时候处置起来是非常难的。市场已经回归理性,未来需要更专业的人参与进来。”支胜利进一步表示。

  利用互联网工具解决行业问题

  随着不良资产行业的发展壮大,也涌现了不少互联网+不良资产的机构,希望解决这个行业存在的信息不对称、处置效率低下等问题。零壹财经2016年曾发布过一份报告,总结了当时市场上互联网+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的四种主要模式,分别是以淘宝资产处置为代表的淘宝拍卖模式、以搜赖网为代表的数据服务类、以分金社为代表的众筹投资类和以原动天为代表的撮合催收类。

  “不良资产行业互联网化的程度还没有特别高,现在大家都在做导购模式,发布信息,但店铺式的导购平台很难真正上解决问题,因为不良资产属于非标,是一个长决策需求。”坤盛资产执行董事张威威指出。

  基于不良资产的非标属性,坤盛资产希望通过互联网的工具,搭建起一个平台,将以往不良资产处置需要的线下工作网络化,提升效率,帮助不良资产的交易各方做出决策。

  “我们把原来很多需要线下评估公司做的事情,做到了互联网上,包括房产、土地价格的评估。”张威威介绍道,在坤盛资产开发的平台上,能够清晰看到各类物权司法拍卖的成交价格,同时通过地图接口能够快速定位抵押物周边的服务,验证其繁华程度,此外平台还能够根据此前政府土地出让的数据,对土地资产的流动性给出评级建议。

  “实际上这套互联网的系统和线下评估的逻辑相差不会太大,对标的数据是之前真实的市场成交情况,而找线下评估公司对一个抵押物进行评估通常通常要花五千到一万的费用。”张威威表示。

  除了对抵押物进行评估,坤盛资产的互联网平台还能够帮助律师解决一些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的问题。“不良资产处置本身是一个债权,肯定涉及到很多和法律相关的东西,首先平台通过从相关法律网上抓取数据,帮助律师查找相关判决。同时,在检索的基础上,我们加入了财产线索,之前律师要查找判决中的财产线索需要点开全文,看是否有涉及财产相关的内容,而平台通过自然语言处理和人工智能学习,能够在任何一份判决中抓取出财产线索,这可以极大提升律师的工作效率。”

  “真正的企业价值就是要高效解决行业的痛点。坤盛资产立志成为不良资产处置行业的综合服务专家,通过提供平台服务,实现跨区域零时差的资源匹配,建立买家与卖家之间的高效连接”张威威进一步表示。